雁南飞

  作者:庆鑫文学网 - 来源:http://www.lfqingxin.com - 发布时间: - 本文已被围观117

云没了,秋高气爽。

想到夏天,天空总是布满了云,让人觉得头顶的天空特别沉重。乌云一片一片,像一块大黑布,深深地照在你的头上,似乎铺天盖地。一场接一场的雨“哗啦啦”地下着,整个天空就像一个大筛子,不停地筛着豆大的雨滴。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,一把阳光,从天而降,晃得你睁不开眼睛。

刺骨的秋风来了,无情地吹走了这些。云变得越来越轻;雨越下越小。连傲慢的阳光都是柔和的,只是轻轻的闪耀。

空旷的天空很孤独,声音的闪光很响亮。

“嘎嘎——”在广阔的天空中落下了几声清脆的叫声,把寂寞的天空变得生动起来。慢慢冷漠的心,微微的波纹。于是我就忍不住去寻找声音来源的地方,去思考谁敢对抗寒冷的秋风。

蓝天上,一排排的大雁整齐的飞着,彼此之间没有那么近,保持着一段距离,就像一个“人”中间有空字的逗号,随意的标在天空纯净的蓝纸上,让热爱秋天的人尽情的阅读。

“雁鸣,秋来”,春夏里蓬勃生长的万物渐渐沉寂:茂密的绿树渐渐变黄,在秋风的带动下,片片飘落。“推特”鸟也不知道躲在哪里?红色的黄澄澄被树枝覆盖着,预示着短暂的余生。没有什么生命可以一直燃烧,有静有动,有快有慢,有劳有逸。

秋收冬收。秋天收获到心满意足:在滚滚稻浪的田里,慢慢收割到空,留下一堆堆高的干草堆。秋天能种的东西不多,就一些耐寒的蔬菜。田野里出现的身影越来越少,没有一个人在鹅的叫声中感受不到秋天的威严。

生命进入了一个逗号,各种动物收起了生命的张扬,悄悄积累起来。

有的跑到深坑里日夜睡觉,不吃不喝,忘记了秋冬季节。不会冬眠的也行动迟缓,不敢在野外莽撞行动。

屋檐下,一束束饱满的玉米棒子衬着长长的红辣椒,像高挂的对联。房间很暖和。听到鹅的声音,母亲们拥抱着一团团的羊毛,银针闪闪发光,羊毛在手中飞舞。他们正在为家人编织冬季毛衣。即使现在市场上有很多种类的毛衣,他们仍然忍不住担心。他们不得不选择一些细羊毛,为家人织两三件毛衣。每年。拆了洗,直到温暖家人。

父亲在屋里转了一圈,看了看四周,拍了拍门板,摇了摇凳子,看看有什么需要修补的地方。趁着这段闲暇时间,我会整理家里的东西。如果明天春天田野里有更多的工作,我肯定不能处理这些小工作。现在,躲在温暖的房间里做这些事情是一种休息,充满了无限的乐趣。

没事,老老少少都在外面蹦来蹦去,风在吹。一家人围坐在屋子里聊天,或者干脆闭上眼睛自得其乐。如果有温暖的阳光,搬个凳子,吸收难找的光和热。

雁是一年中的逗号。他们在春天匆匆而来,筑巢生子,利用食物充裕的夏天养育孩子。到了秋冬时节,他们带着孩子,一家人高高兴兴地飞回南方疗养,在生命的旺盛上画了个逗号。等明年春天的时候,他们会飞回来,幸福地写下人生的意义。



免责声明:庆鑫文学网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、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。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。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

相关推荐